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头。

和二喜第一次见面是在周四的凌晨,捡到二喜的人家因为备孕不得不把它放在室外。入秋上海的夜对于小猫必定是难熬的,哪里舍得让小朋友冻得直哆嗦,就去接它回家。

它蜷缩在一个纸箱子里,把头埋得低低的,只想着暖和点,哪管外面的人来人往。笨拙的把它放在借来的包里,透着两侧的网第一次看到了它的正脸,小家伙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在审视外面的两脚怪,不停的用爪子勾住筛网。能看到它脸上或多或少流浪的痕迹,心里也暗暗的嘀咕,没事啦,跟着我有你胖的。

在同事家里抓了些它主子的营养膏就往二喜嘴里喂,小家伙应该是饿坏了,不等你挤它出来,自己就上口开始咬。咕咕嘟嘟几下就吃完一条,同事家里小猫隔着窗子馋的哇哇直叫,它才不管这么多,吃的满脸都是。

到家应该凌晨一点了,小朋友哪里有要睡觉的样子,这看看那看看,简单用鞋盒给它做了小厕所,铺上猫砂,它也不嫌弃,上去就开始舒服。小爪子熟练的把土埋得平平整整,肯定有一个爱干净的猫妈妈。

把从同事那众筹的用品布置了下,它也不闲着,一步不落的跟着我。从小就流浪的孩子哪里有一点安全感,不过放心啦,我不会丢下你了。啊?要上床,当然没问题了,来吧,睡觉了。

第一晚我是很惶恐的,不知道小猫咕噜是什么意思之前,我就在纳闷,是谁在这小家伙身上装了震动器吗?就没有停过,后来想起来也是,应该没有谁比它更渴望一个家了。

周五的早上给它喂饱了早餐,我就出门上班了。出门之前,只要我一离开,它就嗷嗷叫,这哪里是猫呀,比我家的狗还要粘人。后来假装离开,没有听到它的叫声,我就偷偷回去看了看,原来和窗帘打起来了,嘿,那今天你有得玩了。

下午的时候买的东西除了猫窝都到了,趁着晚饭的时候回家给它好好安置一下。装上了豪华的厕所,有了看上去还不错的猫粮。也不用再用泡沫碗将就了,还能自己和逗猫棒玩。这样的日子应该还不错吧。

因为小家伙有一点猫藓,晚上回家决定彻底的把家里打扫一下,也能让它早日康复。小朋友还是很顽皮的,老是和扫把过不去,那没办法只能先把它关在阳台上。但是哪里关的住那颗向往自由的心啊,一直对着我嗷嗷叫,我在做正事呢,可不能放你出来。

第二晚显然更有默契了,我躺好,手和枕头间露了一个缝,它就知道乖乖的窝在缝里,把头枕在手臂上。睡得比我可快多了,不一会小手就开始踩奶,肯定想妈妈了吧。

到了周末了,该去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身体了。第一次养猫的铲屎官哪里知道猫瘟到底是什么,嗨,这都8012年了,哪里有什么治不好的病呀。而且这不还没发作吗?肯定只是携带,这能吃能喝的,别蒙我了。行吧,那先回家观察吧。

回到家里,开始大吃大喝。吃饱喝足开始和逗猫棒大战三百回合,这能是病患?虽然很不情愿,还是瞟了一眼粑粑,这不挺正常的吗?

玩累了,我们都开始午睡。直到一声声剧烈的呕吐声把我吵醒,看着吐出来一颗颗没有消化的猫粮,我才意识到,这小家伙应该还没长牙吧,惨了,该给它泡一泡猫粮的。不能嚼还吃这么多,看来在外面真的饿坏了吧。

一次次的呕吐把整个夜拉的很长,它每一次起身去猫厕所,我都赶紧偷偷摸摸的跟上去看看,心里虽然每次都在祈祷不要吐了,赶紧好吧。但是现实哪有那么尽如人意。

碎片般的睡眠好歹也撑过了整个夜,二喜早没了前两天的好胃口和活力。每一次吐完之后都会在厕所里静坐一会才会出来,一个月的小孩子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腾。就想着快点带它飞到医院去。

有了前一天的经验,它对冷冰冰的观察台很是畏惧,但是早已没有力气再和我们抗争,蜷缩在台上,耷拉着眼皮。能做的不多,也只有摸摸它,告诉它我还在旁边的,别害怕。

在住院的小笼子里,每一次起身我都能感受到有多费劲。但是我心里一直不愿意相信那个高概率事件,我更愿意或者说只敢相信奇迹会发生。在医院陪伴它的时候还在逗笑它的病友是一只大肥兔子,你们肯定交流不了,还是赶紧好了回家吧,就不用这么无聊了。

我快走的时候,它从小笼子的远角起身走到了我面前,窝了下来。我摸摸它的头,还是能感觉到它有向上蹭的趋势,但是早已没了力气。小声告诉它一定要好起来,它对着我喵呜喵呜了两声,我以为是我们订好的小鱼干协议呢。

周一早上洗漱好准备去医院看它的时候,接到了医生的电话。二喜已经离开了。

Comments

2018-10-23

⬆︎TOP